7、长廊酒店(7)(1 / 1)

燕危和晏明光几乎同时坐了起来。

惨叫声很大,并且并不短促,足足断断续续地延续了七八秒。

燕危听的真切,就是从隔壁传来的。尽管声线已经因为高声的惨叫而有些失真,但多少还是能听出来所有者——是白天的那个长裙女人。

不用想也知道,隔壁出事了。

“……第一晚盯上的居然不是我?”

一进来就被挂上一连串的buff和debuff,燕危基本都已经接受自己在这个副本里面是地狱难度的事实了。可没等到晚上发生一些莫名其妙的事情,反而等到了隔壁的惨叫声,燕危一瞬间有些愣神。

晏明光却已经直接起身往房外走。

这人像是根本没有察觉到这个叫声背后可能存在着多么可怖的东西,眼神只是微不可查地波动了一下,居然完全无畏隔壁会有什么危险,快步走到了门前。

“晏明光!”燕危喊住他。

男人已经开了门,回头看他。没有戴眼镜的晏明光凌厉非常,门外暗淡的暖黄色廊灯和屋内透亮的白炽光交织,将这人的侧脸照得分明。

这样明灭诡谲的光线下,晏明光依旧神情寡淡,语气平稳:“出事的第一现场一般会有很多线索。”

燕危快速拿起晏明光扔在床头的眼镜,朝对方一抛,挑眉道:“你以为我要拦你?”

晏明光随意抬手便轻而易举地接到了眼镜,“嗯?”

燕危心里却十分清楚——晏明光说的对,不管隔壁发生了什么,出事的时候,第一时间赶往现场一定会有很多明天白天去看不到的东西。就算人救不下来,说不定可以有一些线索。

总归今天的他……有二分之一不死这个永久技能在。

不管这个技能到底是福是祸,也不管这个技能为什么在他身上,技能状态开启,为什么不加以利用?

既然都不死了,那当然是……浪起来了!

“我可是有喝凉水都塞牙debuff的人,说不定下一刻就有鬼怪来杀我,多了解情况我才能随机应变。这鬼地方待得越久越容易死,还是早点挖出线索找到阶梯最重要。”燕危站起身,动作飒然地快速披上了风衣,“走,一起去。”

晏明光神情微动,双眸中闪过片刻的惊诧。他不再多说,直接和燕危前后朝隔壁房间走去。

走廊上依旧十分正常。

14层的长廊上,四号房和五号房附近没有任何异常。燕危傍晚的时候扔到垃圾桶上的两个布偶娃娃也安静地躺在垃圾桶上,灯光暗淡却安静。

四号房里,女人的尖叫声已经停下了。

两人快步走到四号房前,晏明光拉了一下门把手,却没有把门打开。

燕危皱眉:“门是锁着的?”

晏明光点头。这人后退了一步,瞬间抬脚,竟是活生生将房间的反锁给踹断了。

厚实的木门“哐当——”一声向后撞到了墙壁,燕危站在晏明光的身后,斜着从门外往里看去,片刻便看清了屋内的情景。

鲜血流了满地,在酒店房间的木质地板上流下大片的红。洁白的床褥也被染上了血色,白日里的长裙女人处于血泊正中间,她耷拉着脑袋靠坐在床边的地上,浴袍也被染上了血色,脸上似乎还在滴着血,显然已经毫无生机。

血泊的不远处,一张肖像画平躺在地上。燕危和晏明光先前提醒每个玩家的时候,在四号房里看过这张画,当时是挂在墙上的。他们叮嘱完之后,中年男人和他的妻子也说了会把这张画丢走,没想到这张画居然还在房间里。

而中年男人此刻裹着个浴袍,整个人缩坐在离长裙女人最远的房间角落,狠狠地低着头,整个人都在剧烈地颤抖,不住地说着:“不、不要过来……放过我……不要过来……”

燕危和晏明光一同走了进去。

待到走近了,燕危才看清,已经死了的长裙女人的脸上,那双白日里好看漂亮的眼睛已然被完完全全挖了出来,此刻只留下两个空洞的血洞!

她眼眶四周的皮肉十分不规整,像是有人用手直接活生生地把眼睛掏出来一般。燕危甚至还看到了些许类似脑浆的东西,显然是挖眼睛的时候挖的太深,直接挖到了她的头部,从而杀死了她,鲜血更是从头部涌出。

两人跨过血泊,走到了中年男人的面前。

中年男人喊得更为惊惧了一些,燕危在他面前蹲下,“喂,你抬头看一下,我们不是鬼。”

中年男人嗓音一顿,这才慢慢抬起头来。看到是燕危和晏明光,他赶忙上去要抱住晏明光的腿,喊道:“救救我!!快!快把画扔了!”

晏明光冷着脸往后退了一步,没有说话。他这次甚至没有拿出他那随身携带的刀刃,只是将画框拿在手中,抬脚一踢,顷刻间就把这幅肖像画踢得四分五裂。

燕危凝神,问:“画?是画里的女人把她拖进去挖了眼睛?”这样也和他们当初在画室里遇到的差不多,画中人想要挖出玩家的眼睛,从而杀死了玩家。

中年男人却摇了摇头:“不!不是!是他从画里走了出来!!我们怕画出问题,把画摘下来反扣在了地上,但是刚刚……刚刚……我和我老婆那时候刚穿好衣服,我一转头,就、就看到我们本来反扣在地上的画自己翻了过来,一个浑身是血的男人——不,他不是人,是鬼!他从画里走出来,直接挖掉了我老婆的眼睛,然后拿着她的眼睛走回了画里!!”

“你说什么?”燕危一愣,“男的?不是女的?而且是他走出来动的手,不是把人拖进去?”

燕危一瞬间瞳孔一缩。

这和他们遇到的画中女人要把人拖进画里挖眼睛完全不一样!

中年男人猛地摇头:“不是女的,是男的……浑身是血,而且,而且他的眼睛就是两个血洞,就好像……好像也是被人挖下来的一样!”

男的?

这一整栋酒店里数不胜数的画,有哪一张是男的?

燕危:“!”

他回头看了一眼晏明光。

晏明光显然也反应了过来,已然从口袋中掏出了一张纸——那是他们在画室里获得的画家的自画像。

自画像摊开,充斥着脚印的自画像对着中年男人,燕危赶忙问道:“是他吗?”

中年男人下意识朝自画像看去。

或许是因为那明显已经不是人的鬼已经没了眼睛、满身血污,中年男人看了一会,骤然惊骇地睁大双眼,努力往身后已经退无可退的墙角缩去,大喊大叫着:“不要过来!!!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看他的反应,”燕危缓缓站了起来,又看了一眼已经死去的女人,“就是这个人——不,就是这个鬼了。不仅仅是画中女人会带来危机,还有这个画家……”他之前就觉得,这个副本的难度不可能只在于墙上挂着的那些画——那太表面了。

“回房商量。”晏明光慢条斯理地收起了自画像。

眼看他们似乎要离开,中年男人爬着上前:“别走!救救我!”

燕危低头,淡茶色的双眸闪过一丝讥讽。

“你妻子刚刚死了,”他拍了拍中年男人的肩膀,说,“哥们,你不难过吗?”

中年男人惊恐的神情顿了一下。

满室的血腥味中,燕危再度看了一眼那形状可怖的女人尸体。他颇为不自然地敛了敛风衣外套,仗着自己此刻不可能出事,在房间里探索着,确认没有漏掉的线索。

他本想让晏明光先回房间,以免这里又发生什么危险的事情。转念一想,五号房才是最差的房间,而且晏明光刚才毫不犹豫地起身,明显也是自己有所依仗,他其实不需要担心,也就没说。

燕危在这边仔细确认线索,晏明光在旁边看了一会,骤然道:“你在想什么?”

“想为什么会是没有双眼的画家从画里走出来。从之前的线索来看,这个副本的危险在于画室里那些没有眼睛的画中人会伤人,或许就是想要挖眼睛。但是现在,我们当中第二个人死了,还不是死于画中女人的手。而且,其他人之前一切建立在画上的,对阶梯的推论,全都要重新推翻重想。”

“我问的是刚刚。”晏明光嗓音泠冽却低沉,却又十分强势,让人听了总是下意识就想回应。

燕危眨了眨眼。

他这才反应过来晏明光问的是刚才,他和中年男人说的那句话。

“你居然会在意这些?我还以为你脑袋装的全是冰块呢。”

晏明光:“……”

“我没想什么,就是觉得生死面前,人类的感性情绪根本不值一提。我刚才在想,如果是我,我会怎么做,”燕危耸了耸肩,“我现在觉得我在浪费时间思考没有意义的问题。我这样的人……不会谈恋爱,也不会结婚。”

他不再说这个话题:“没有其他线索,这个男的应该没有撒谎,目前看来只有刚才的画是有问题的——”

燕危的嗓音戛然而止。

走廊处传来了十分规律却虚浮的脚步声,两人听在耳中,十分耳熟。

不多事,脚步声越来越近,枯瘦的身影出现在了门口。

是服务员。

服务员紧绷枯瘦的脸庞在夜晚的时候,居然更加阴郁。他仍然穿着那身工整却宽大的燕尾服,手中拎着一个足有半人多高的垃圾袋和清扫用具。垃圾袋里轻飘飘的,显然什么东西都没装。

“听说这边有了垃圾,帮助客人打扫房间是我的指责。抱歉来晚了,我现在就为您服务。”

他完全无视地上和女人身上的血液,直接走到了女人的面前,单手就将女人的尸体拎了起来!

燕危和晏明光就站在一旁,亲眼看着服务员将尸体扔进了黑色的大垃圾袋中。随后,服务员将垃圾袋放到一旁,开始慢悠悠地收拾起了现场的血污。

“你发现不对了吗,冰块先生?”

“……”晏明光点了点头,“嗯。”

燕危眉梢轻动,嗓音偏低:“不说他反应诡异,他清扫的动作也不算生疏。不管是人是鬼,第一次和尸体打交道,肯定是无从下手的吧,但他有条不紊的,连前后顺序都很有一套,绝对不是第一次打扫尸体。这说明,这样的事情绝对不是第一次发生。”

他刚说完,服务员已经收拾好了一切,只余下地上一块清洗不掉的血痕。

似是完成了清扫“垃圾”的工作,服务员一手拎着垃圾袋,一手拎着清扫工具,脚步平稳地朝门外走去。

燕危用手肘撞了晏明光的手臂一下,低声说:“我觉得不对。”

“嗯?”

“服务员收拾尸体不是第一次就算了,还有一个很大的问题。”他撑着手肘,一手托着下巴,眯了眯眼睛,“不管是人是鬼,是活人是死人,做事情都是有目的性的,这是一切的根本。就算是做打发时间的无聊的事情,那也有‘打发时间’这个目的。你还记得吗?我们在酒店大堂,因为不听话死掉的那个玩家。”

晏明光点了点头。

“那具尸体,服务员可没有管。”燕危眼神微动,从自己的风衣口袋中掏出了一枚一元硬币,“可是这具被挖眼睛的玩家尸体,他却及时出现打扫掉了。分配房间的时候,他还特意说了如果没事不要出来,说明有事可以出来,并且其中还有线索。”

不过几分钟的功夫,燕危瞬间理出了最重要的思路。

“收拾尸体是线索!”他目光一亮,“既然要收拾,那就有需要处理尸体的地方。他为什么只处理被挖掉眼睛的尸体?他要把尸体放到哪里?”

燕危指节一动,手中的硬币被抛了起来,片刻间再度落回到他的掌心。

正面朝上。

这是他的习惯——正面是去做,反面是不做。

满屋的血腥味中,燕危勾了勾嘴角,佯装害怕道:“一会要是我被服务员追杀了,记得来救我啊,队友先生。”

话落,燕危快步走上前,居然直接追上了正在长廊上搬运尸体的服务员。

添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