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第 101 章(1 / 1)

此为防盗章

只是三年后发生的一件事情, 让陈妈产生了这个念头。

陈爱恩学习好, 也爱学习。

陈妈这辈子虽然只怀了一胎, 一胎生下陈宝国和陈爱恩两个孩子, 但陈妈一直觉得, 自己生两个怎么了,别人生那么多个,还没他们家两个好呢。打小,陈宝国被夸机灵,陈爱恩被夸水灵。

女儿长得好, 啥啥都好, 别人家五个、十个女儿加一块儿,都低不上她生的这一个。没见她闺女都不上学了, 自己随随便便翻翻书, 就把□□语录背得滚瓜烂熟, 字儿不但全认识, 还全会写呢。

具体说来, 那事儿发生在陈爱恩十四岁那一年。

上头来了领导, 说想要了解一下下乡知青各方面的情况, 抓一抓这些知青在思想上有没有与共产主义、无产阶级有偏差和相违背的地方,他们更不允许劳动人民当中混着几个走资派以及敌特。总之, 说得挺严重的。

没多久, 一个被领导带去问话的漂亮女知青投河自尽了。接着, 又一个女知青上吊自杀, 只差最后一口气, 被人发现给救了回来。

女知青被救活之后,寻死觅活,差点没跟救她的人来一个同归于尽。一堆人劝了半天,劝不好,女知青在激动的情绪之下,无意嘶吼出自己怀孕两个月的情况。

女知青在生产队里可没对象,平时跟同性走在一起之外,从来没见跟哪个男的特别亲近,所以,女知青是怎么怀上的,孩子的父亲又是谁?

一个真正想死的人,总是拦不住的。

这个女知青第二次寻死成功之后,跟她住一起的同伴看了她留下来的日记才知道,女知青是在被领导带去问话的那一天,让领导给强了。她肚子里的孩子,就是那个时候怀上的。

大家这才明白,为什么领导每次谈话,都找那些年轻漂亮的女知青,怕只怕,那些女知青都被糟蹋了。

这事儿闹得挺大的,毕竟连着死了两个知青呢,上头的人不管不行。

最后那位领导的确是为此付出了代价,可让糟蹋的女知青的清白以及已逝的两位女知青的生命都已经挽回不回来了。

凡事好像都会存在一个特例一样,被那位领导找去谈过话的女知青中,有那么一位从头到尾没有变化,不受半点影响,生活如常的姑娘。

联想下陈妈对林建国的执着,不难猜出那姑娘有一个当兵的对象。哪怕都被领导带去“了解情况”了,对方一听她有一个当兵的对象,做做样子之后,又客客气气把人送出来了。

这是第一个刺激点。

第二个刺激点是陈妈后来听人说,陈爱恩在红旗社既聪明又漂亮还会默写□□语录,所以那位领导对陈爱恩也非常有兴趣想“了解”一下,找陈爱恩“谈个话”时,陈妈恨不得拿了家里的菜刀,砍死那个混蛋领导去。

两个刺激点接连扎了陈妈的神精后,陈妈表示以后她女儿要么不找,要找就找个当兵的。

谁敢欺负她女儿,打她女儿的歪脑筋,就让她女婿把对方往狠里收拾!

林建国是陈妈遇到的人当中,唯一一个当兵的。第一眼,她就满意这小伙儿啊。谁成想,开口问清楚之后,人家是冲着陈爱泽来的。

行吧,爱恩有了林建国这个姐夫,以后想找个当兵的对象总比以前容易多了。

陈妈都放弃林建国这个女婿对象了,陈爱泽人不但没了,死前还交待林建国娶陈爱恩,只让陈爱恩做她儿子的继母。这下子,不怪陈妈的心思多,脑子都活络了。

知道妻子的心结,陈爸劝:“这事儿都过去那么多年了,你怎么还放在心上啊?咱家爱恩不是没被那个畜生喊去谈话吗,说不准是那些人谣传呢?”

“还不是你闺女闹的!”

“是是是,我闺女,我闺女好吧。我闺女咋闹了,闹得你想起了几年前的事儿?”一生气就是“你闺女、你闺女”,高兴了那就是“我闺女、我闺女”。哎,咋年纪大了,脾气比妮子还难哄了呢?

陈妈躺在陈爸的身边,眼睛都不敢闭,怕一个错眼,宝贝女儿就没了:“妮子在林建国的面前说想念书!”

听到陈爱恩的这句话,当初在牛棚里找到陈爱恩后把陈爱恩狠揍了一顿的火气和害怕又充满了陈妈的肚子和脑子。

“……建国那是自己人。”

“对啊,他娶了妮子,自然就是自己人了。否则,我信不过!”陈妈固执道,“你觉没觉得前段时间妮子发过烧之后,又变得跟小时候一样胆大包天了?”

没觉得。

但是吧,这话陈爸还真不敢说:“行了,我看你就是想太多。得,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我不拦你。不过妮子的脾气,你也知道。你做的那些事儿,得偷偷背着妮子做。要被妮子发现了,妮子一准跟你闹脾气,到时候,啥都不愿意干了。”

就因为他婆娘借用他的名义让妮子给做了一双鞋,最后穿到了林建国的脚上,妮子可是生了三天的气,整整一天没搭理他呢。

陈爸觉得自己挺冤的,他啥也没有做,少了一双新鞋不说,闺女还生他的气……

看了陈爸对着自己的背一眼,陈妈气笑了:“小心眼儿。”

不就是林建国穿了一双妮子做的鞋,老二心里酸溜溜得不舒服,加上她把妮子给他做的那些个腌菜寄了一批给林建国吗?还是两个孩子的爸呢,忒小气了。

话说回来,上次寄出去的那些东西,林建国应该都收到了吧?

妮子做的东西,老二和宝国倒是都挺喜欢的,特别是老二每次拿妮子腌的菜和炒的花生、黄豆下酒,一脸的美滋滋,那表情都快赶上吃肉时的模样了。老二和宝国喜欢的东西,林建国不喜欢至少应该不会讨厌。白吃他们家的东西,林建国也没什么好挑的了。

林建国挑吗?不挑。林建国不但不挑,相反,他也很喜欢陈爱恩做的这些东西。

“在干什么呢?”

林建国抬头一看:“郝政委?坐,我在写作战报告呢。”

“挺上进啊。”郝政委满意地点了一下头,林建国家里三代贫农,在这种特殊时期算是根正苗红,一点问题都没有。再加上林建国自己肯拼,认真学习和研究,建了几次功,上头的通知一下,林建国就从排长升为连长了。

听到这个消息,林建国愣了一下:“不是说升副连吗?”怎么跳级成正连了?

郝政委拍拍林建国的肩膀:“放心吧,组织是有章程的地方,你要不够资格,别说是连长了,副连也轮不上你。对了,这次你放假去看人……阳阳怎么样?”比起林建国来,郝政委更关心的是林向阳这个孩子。

“郝政委你放心,阳阳现在特别好,长得白白胖胖、虎头虎脑的特别精神。”郝政委不愿意多说,林建国却能猜到一点。

直接升为连长,也算是因为陈爱恩和林向阳的事儿对他做出的一些补偿。

知道林建国不会撒谎,确定阳阳的情况还好,郝政委的一颗心才放下来:“说完阳阳的事儿,再说说你的事儿吧。”

“我的事儿?我的什么事儿?”

“你对象的事儿!”郝政委打笑地说道,“我可是听说了,你放一个假的功夫,不但看了阳阳还给自己找了一个不错的对象。怎么样,对方几岁了,人好不好,能不能跟你做革命战友?要是差不多的话,赶紧打个结婚报告,我给你批。”

“误、误会。”林建国摆摆手,“那些人瞎传的,对方就给我寄了点东西。她……她是阳阳的小姨,阳阳现在就是由她带着的。”

“噢,那姑娘就是爱泽的那个妹子?”这小姑娘,有印象,爱泽说过,“爱泽生前就想给你们俩介绍一下,看来,这是你们俩注意的缘份啊。”

可她自己也不想想,照顾阳阳的这两个月里,她抱阳阳的次数屈指可数。在阳阳之前,她也没有别的抱孩子的经验。不说她哄得怎么样,生过孩子的大嫂、大婶一看徐丽英那抱娃的姿势,马上就皱眉。

这种抱法,娃不舒服,能停哭才见了鬼了。

不是说,阳阳一直都是徐知青在照顾,这都照顾两个多月了,怎么徐知青连抱娃都抱不好,看人家娃给哭的。

徐丽英怎么哄,阳阳都是哭,哭得小脸都红了。

添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