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0.第一百四十章(1 / 1)

湛莲见母妃埋首哭泣已如认罪, 五脏六腑狠狠绞在一起,“母妃,我究竟犯了什么滔天大罪, 叫您亲手置我于死地!”

湛莲泪流满面, 想冲上前去当面问个清楚, 却被湛煊抱在怀里不让上前。他怕淑静太妃丧心病狂又害她。

但无论湛莲如何质问, 太妃却只顾哭泣,再不多说一句。

可对明德帝而言, 其它已不重要, 淑静贵太妃与前皇后全氏联手害死湛莲,已然叫他的愤怒无法用笔墨形容, 一道道的圣旨是他雷霆震怒下的报复。

前皇后全氏,因被贴身奴婢雁儿告发毒害永乐公主湛莲,立即处以极刑。全氏一族为虎作伥,九族男丁全部问斩,女子削籍为奴。惟其妹全雅怜因圣旨立后, 已入皇籍,故独善其身免遭厄运。

朝中震惊,还未及窥探, 皇帝封笔前圣旨又下。

淑静贵太妃黄氏糊涂昏庸,轻信全氏之言,间或谋害其女, 故除去贵太妃品阶发配皇陵, 令其出家为尼, 今生不得踏出道庵半步。保宁侯黄子杰贬为平民,黄家财产皆查封充公。只是更离奇的是,陈家女阿墨似近日常探太妃,竟也被天子迁怒,只念及陈家,不予深究,却也再无为妃一说。

明德帝只要想到湛莲前生因病受苦,自己受的那剐心之痛,就恨不得将太妃凌迟处死,可他无法下手,一来淑静太妃毕竟是湛莲生母,即便得知前世是母亲害了自己,湛莲也绝不让他杀了自己母亲;二来他是顾及湛莲体面。倘若世间人得知是亲娘毒杀了亲儿,定然会在背后议论纷纷,说不定留下什么胡诌野史抵毁湛莲。

湛莲悲伤难以自持,仍不忍全家九族皆受牵连,不免劝解湛煊道:“想来也是因祸得福,若非如此,你我恐怕不能相守,不若从轻发落。”

湛煊沉默许久,才沉沉说道:“朕无法轻饶。每每想起你卧病不起的模样便心如刀割,怎能轻饶害你如此凄惨的罪魁祸首?”他顿一顿,“前世你若仍为朕的小妹妹,纵使朕无福娶你为妻,你定然也当寻觅佳婿欢喜快活……朕情愿一世孤苦,也不愿你饱受折磨而死。”

湛莲动容,久久不能言语。她忆起那段似假亦真的梦境,知他句句肺腑,可她还忍不住问:“阿煊哥哥,你说的可是真的?”

湛煊幽幽叹息一声,倾身轻吻她的额,“朕的心意,天地可鉴,日月可表。你快活,朕就快活。”

湛莲鼻子一酸,扑进他的怀中。

***

纵使湛莲再不想面对,淑静太妃仍须在年二十八前离宫。

离宫前夜,湛莲由顺安公公伴着,来到已成监牢的宁安宫。宁安宫里静悄悄昏戚戚,淑静太妃独自一人静坐在内殿,听见声响头也不抬。

湛莲再见母妃,竟乍见满头灰白发丝,她原勉强收拾好的心绪顿时如巨浪拍石,她忘了湛煊不让她靠近太妃的嘱咐,扑到淑静太妃脚下,抱着她的大腿哀泣,“母妃,母妃,孩儿究竟做错了什么?孩儿不是您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么?您怎么狠心,怎么狠心谋害于我!”

淑静太妃被她这么一扑,原如死灰般的脸色又起波澜。

她也曾扪心自问,女儿究竟做错了什么。她成为她的女儿是老天安排,并非她自己所愿,她被皇帝所爱,自己仍天真烂漫一无所知,她聪明伶俐,善良心慈,哪家有这么一个女儿,指不住得多高兴,为何她偏偏眼睁睁地看着她受苦受罪,竟仍狠心如斯?正如女儿方才所言,她是她身上掉下的一块肉啊!

淑静太妃紧咬下颚,不停摇头。

“母妃,母妃,您告诉我理由罢,您告诉我谋害我的理由罢!我想破了脑袋,也想不出您这好娘亲为甚要害我!我是哪儿对您不敬重了,还是哪儿犯了事一无所知?但您为何当初不与我说!我当初年纪尚小,自认并非不孝之人,您说的话,我哪句不听?您为何,连一丝改过的机会也不给我?”

湛莲的泪水就如断了线般,止也止不住了,她一面说,一面摇晃着害她的生母。

淑静太妃被她连连的质问问得几乎咬碎了牙齿,仍止不住痛苦的声音倾泄而出。

她知道她定然会来找她,也下了决心将除却自己对待天子的绮念外的一切丑陋真相告诉她,叫她这一世也再不能心无芥蒂嫁君为后,可太妃却说不出口了,湛莲委屈之极的话语,与她小时在她膝下撒娇哭泣的模样重叠了。

这个孩子、这个孩子是她的女儿啊!

“你莫在我这里哭哭啼啼,我看着就心烦!当年全皇后为了她妹妹全雅怜的事儿寻上门来,说是你一日不死,天家就一日恨全家。她拿了我以前的短处,我为了自保,哪里还管得了其他?”

湛莲抹去遮目的眼泪,打了个哭嗝,“全皇后拿了您什么短处?”

淑静太妃伸手就往她脸上打,“事到如今,我还告诉你?”

顺安一直守在门口关注里头的动向,见太妃动起手来,连忙跑了进来拉开二人,“哎哟哟,殿下,殿下,娘娘打您,您怎么不知道躲哪!她可是个杀了亲儿还活得好端端的人物,哪里还与您讲什么客气!”

淑静太妃冷笑一声,“你这老奴才倒是看得通透!带上你这名不正言不顺的殿下快走,小心我发起恼来,又杀她一回!”

顺安本就对这狠毒的太妃提心吊胆,一听更是害怕有甚差池,一个劲地请湛莲离开。

湛莲浑浑噩噩,被顺安搀扶到了门边,忽而停了脚步。

她转过身,在微弱的烛火下看向大半个身子隐在黑暗中的太妃,喉间一哽,她蓦然下跪。

“母妃,不论您方才说的是真是假,可您分明看着前生的我那般痛苦难受,仍眼睁睁看我死去,不论什么理由,我也……然而您终究是我生我养我的母亲,请您保重身子,孩儿给您磕头了。”

湛莲重重磕了三个响头,起身毅然离去。

淑静太妃瘫软在榻上,掩面哑声而泣。

湛莲疾步走出宁安宫,却撞进一具坚实的胸膛。她泪眼朦胧抬起头,只见背着光的湛煊怜惜地注视着她。

她低头,埋进他微凉的胸膛。

湛煊为她裹紧大氅,搂着她的肩膀,拥着她缓缓离开。

隔日,前淑静贵太妃黄氏离宫前往皇陵,奉旨剃度为尼。

谁知行至途中,黄氏喝了几口水后,忽而口吐白沫,扭曲而亡。

消息很快传进宫廷,湛煊听了波澜不惊,只淡淡说一句,“莫让殿下知道了。”

顺安躬身。

来年开春,湛莲嫁与三哥哥湛煊为妻。

添加书签

上一章 目录 没有了